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详情

《一堂好课》将美育课搬进理工院校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传授的“美学速成攻略”都在这里了

发布时间:2019/12/10 11:43:02浏览量:355

        12月8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和喜马拉雅联合出品的《一堂好课》走进北京理工大学。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为同学们带来了一堂关于“美”的课程。
        开课之前,一位北理工的同学问“好课班主任”康辉——专门到理工科的学校开讲美育课,是不是有点给理工科的学生们“补课”的意思?康辉借用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李政道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回答:“科学和艺术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共同的基础是人类的创造力。其实又何止是理工科的同学们?它面对的是所有人,大家都应该有这样的机会去多听一听、多补一补。”
        美究竟是什么呢?美在创新创造中到底在焕发着一种怎样的力量?通过这堂深入浅出的美育课,范迪安院长带领大家浓缩走过了一段关于美的欣赏和美的认知的旅程,启发大家如何走进更多美的想象和美的创造。

图: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范迪安为同学们带来一堂好课。

开放眼界强化对美的感知
多走进展览馆、美术馆去和作品对话
        习近平总书记在阐发教育发展的重要思想时,特别强调要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坚持以美育人,以文化人,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在国家政策的积极引导下,美育在我国教育事业中有了新的位置,这也是《一堂好课》开设美育课的必要所在。
        美学历史悠久、体系庞大,范迪安院长以快速浏览的方式,帮助大家放开眼界,学会欣赏不同风格、不同类型乃至不同个性的作品。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涌现了大量表现伟大时刻的经典之作:画家董希文的油画《开国大典》,把历史定格在一幅画面之中,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告,天安门城楼开阔的景象和天安门广场的游行队列相互映照,蓝天、白云和城楼上的红柱子、红灯笼形成强烈对比,画出了一幅阳光明媚的开国大典;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四周的浮雕作品,再现了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奋起反抗、团结拼搏,最终迎来新中国成立的历史进程;在作品《狼牙山五壮士》中,油画家詹建俊用人物和山峰融为一体的金字塔式造型,描绘崇高精神的悲壮;人民大会堂的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长城蜿蜒,黄河莽莽,气象万千,表现了新中国的勃勃生机。
        “从宏大的画面到单体人物的肖像,美术的表达是非常宽阔的。除了人物画,还有山水画、花鸟画。除了中国美术以外,还有世界美术特别是西方美术”,范迪安院长特别分享了中国美术的重要特征:一是传统绘画的卷轴格式,二是笔线造型。画家用毛笔在宣纸绢帛上以线条进行描绘,一画就是千里江山,体现了极高的美学素养和品质。
        很多年轻朋友觉得中国画非常难,范迪安院长提供了一个窍门:“你先临摹100张,你就掌握基本的造型了”。中国画家的笔墨虽有程式,但不能光看造型,更要看他们对于情感的表达,郑板桥画竹画的是高风亮节,齐白石画虾画的是生活情趣,徐悲鸿画马画的是民族精神。

       一堂课讲不完美术史,范迪安院长鼓励大家多走进博物馆、美术馆去和作品对话,也可以在图书馆的杂志、书本、画册里,在自己的电脑、手机里多了解美的不同形式,“由此,我们就能够慢慢地在视觉的感知中培养起一种能力,能够学会欣赏那些在艺术语言表达上特别有造诣的作品,进而能够欣赏作品的品位。”

设计之美无处不在
它存在于生活空间,也活跃于数字时代

        审美活动的根本价值,就在于对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唤起。课堂互动环节,“课代表”王菊、熊梓淇和北京理工大学的同学们一起挑战在120秒内改造包装盒,王菊脑洞大开制作了杯垫、熊梓淇将之做成“吉他”造型,北京理工大学的同学们展示的“北理回忆箱”格外吸睛。     

图:“课代表”王菊、熊梓淇和北京理工大学同学一起挑战改造包装盒。
         借由手工实操,范迪安院长表示,这种化普通为神奇的快速设计能力非常重要,“很多画家随身都带了一个速写本,走到哪里,哪怕是寥寥数笔,也可以表达出对眼前景观的描绘。”他还提到,大家在行旅天下的时候,不妨用笔记一记走过的地方、面对的自然,“即便是摄影,也要学会构图,抓色彩、找光影,这不失为一种提高自己美术修养、美学修养的方式。”
        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现实却是大量的人们对美的理解有盲点、有误区,因此,将美育带向生活、带向社会是一项迫切的工作。范迪安院长感性道,“我讲了将近40年的课,但是现在我觉得,越来越应该把美的课堂放在我们生活的各个空间里。”
        范迪安院长特别以“网红机场”大兴机场为例,讲述了现实生活中艺术和空间的关系:“大兴国际机场是向世界展现中国建造水平的重要工程,在这样一个公共艺术的策划和设计中,一大批艺术家特别注重艺术品和人的互动,为机场的空间带来更多的人文内涵和艺术美学,甚至希望把机场变成一个最繁忙的美术馆。比如把山川自然的形象放进机场,把古典的中国园林景观植入机场,把中国文学、古代诗歌的当代表达放进空间,这些都使得建筑环境有了一种新的时代特点。”
        当下,我国正在进行美丽中国建设,除了构建生态之美,也要通过华夏文明的独特景观,充分展示中国人文神韵的丰富内涵。范迪安院长表示:“我们最怕的是千城一面或者万村一面,我们也怕生活中遇到的是单调的色彩,单调的形式。我们有非常广阔的空间都需要用美来装点,大到一套家具,小到一个书架,其实都可以蕴涵着一种意境,它并不在乎材质的昂贵,而是在于功能和造型能够结合起来。”
        “今天,我们进入互联网时代,那么数字之美又成为一个新的范畴”,范迪安院长认为,数字时代为艺术的创造又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比如流行的VR、AR技术,以及影视作品在特效上的强化,他特别提到动漫作品要更多提倡中国风格,“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在动漫艺术上接受国外的东西比较多,比如欧美的风格、日韩的风格,但现在我们要更多地从中国传统文化中寻找题材来进行创作。”

图:“课代表”王菊现场想范迪安院长提问。

每个人的人生都可以艺术化
从“王菊之美”看“个性之美”,美不应被规律所束缚和制约
         来到本次课堂的两位“课代表”,和美育主题都有特殊的关联。熊梓淇从小学习音乐,如今是演员和歌手,还担任过艺术类考生的培训老师;王菊大学时所学专业为艺术教育,曾在一所小学教学美术和音乐,除了“专业对口”,王菊还以“独特之美”挑战了传统眼光。
        来到课堂,王菊大方抛出她内心的疑问:“我刚出道的时候,被很多人质疑过,说我的形象不能够做一个艺人。如果一个人一开始对于美的感受已经被大家否定了,是否还有继续追求美的动力和意义呢?”她特别向范迪安院长提问:“现在个性的美越来越多了,如果说每一个人对美都有自己的见解,每个人的声音都不同,我们还怎么进行美的教育?”
         范迪安院长认为这个问题很有挑战性:“当我们谈美的特征、美的属性或者美的意涵的时候,我们讲的是一些共同规律。我们提高自己的审美鉴赏力,提高自己的美的创造力,首先要多了解美的共同规律,于此同时,我们又不要为这些规律所束缚、所制约,而是要在美的创作中更多地把自己的想象,把自己创造的热诚、才华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美的确是难以用一种标准来界定的,但是美又是可以感知的。美育就是要用更多的渠道和方法,让我们每个人认识美、感受美,进而能够创造美”,节目中,“好课班主任”康辉借用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的观点,提出了“人生的艺术化”这一主张,“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可以艺术化,因为美和我们的生命永远是息息相关的。世间并没有天生自在、俯拾即是的美,凡是美都要经过心灵的创造,那就让我们每一个人都拥有一颗向美之心,共同创造美好的人生、美好的时代。”